您好,欢迎访问应急总医院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媒体报道

新闻中心

媒体报道

中国应急管理报刊登我院心内科主任吴迪专访

发布时间:2021-02-20 浏览次数:
字号: + - 14

  2月20日的《中国应急管理报》第七版刊登了对我院心内科主任吴迪的长篇人物专访。

微信图片_20210220162824.jpg


  文章全文如下:

心怀不断超越自我理念的应急总医院心血管内科主任医师吴迪——

从业30 年,始终坚守一线救死扶伤

  本报记者 富 强

  每周三8时,穿着白大褂的应急总医院心血管内科主任医师吴迪会准时出现在心血管内科住院部的病房,交班、查房、读片、病例讨论。这一习惯,自他2013年担任科主任起保持至今。

  1991年从河北承德医学院附属医院到日本北海道大学再到应急总医院,从一名国内三甲医院心血管内科主治医师到国外求学再到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吴迪一直追求的便是救死扶伤。30年来,这样的念头一直激励着他在心血管医学和应急救援领域不断超越自我。

全力参与国家重点研发计划——

用最短时间救助伤者

  2020年12月,应急总医院参与的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重大自然灾害监测预警与防范专项——极端自然灾害现场危重伤员智能生命救治后送舱成套装备研究》课题,获科技部正式立项,并获批项目经费2500万元。吴迪则是该项目团队之一的主要负责人。

  30年的工作经历让吴迪知道,救死扶伤,不仅仅体现在小小的手术台上,更是在应急救援途中。“在各种事故灾害应急救援现场,伤员的救治和搬运大多靠担架,一些伤情严重的则通过救护车或者直升机运送至医疗机构。”吴迪说,在这种情况下,伤员的救治和搬运都缺乏有效的生命体征监测和维持手段,特别是在火灾、高寒等特殊自然灾害地区事故灾难救援现场,伤员往往因此丧失第一时间救治机会,可能造成人员伤亡扩大。

  那么如何减少这类情况出现呢?

  “说白了,该课题就是要研发‘智能化医疗后送舱’,弥补国内在伤员救治和搬运方面的空白和不足。我们的团队主要承担舱内伤员检测救治设备的研发及模拟救治现场后送舱系统能力评估等科研任务。”吴迪介绍,从2020年5月开始,应急总医院组建了一支团队,与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科学院环境医学与作业医学研究所等单位一同进行课题研发。

  “研制成功的医疗后送舱将不到18公斤,体积小、重量轻,并配备轻便移动载体,用特殊的耐高温、耐高寒、抗碰撞材料制成。该舱有主动高流量氧气系统、心电监测系统和给药输液系统等,能把舱内伤员的检测数据实时传输给检测终端和医疗机构。”吴迪说。

  从2020年5月组建团队到2020年10月答辩,在总计5个月的紧张备战期间,吴迪带领团队及所有参研单位负责人,几乎牺牲了全部周末休息时间。“在答辩前最后一个月冲刺阶段,各单位均派出人员,全脱产开展项目攻坚,经常通宵达旦讨论资料、准备标书。”团队成员杨兴胜博士说。

  2020年12月末,吴迪又一次带领团队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与其他课题研究团队举行课题启动仪式并一同听取专家论证。为了能够在2023年完成课题,今后的2年时间,吴迪和团队除了通过线上的会议讨论课题外,还要经常到灾害模拟现场及高寒高温高原等极端环境实地考察研究。

三级疫情防护下坚持手术——

手术后连内衣都湿透了

  能够担任如此重要的项目团队之一的主要负责人,除了要有救死扶伤的初心之外,更需要丰富的临床经验和高超的手术能力。

  记者采访吴迪是一个周三的上午,只有一个多小时时间。他带着歉意向记者解释说:“太忙了,我只有周三上午查完房之后有一些时间。”周一在门诊坐诊、周二和周四做手术、周三查房研究病例、周五连周末参加众多的学术会议,还要应对各类急诊手术,吴迪每周都是这样度过的。

  忙,对于吴迪来说再正常不过,但遇到突发情况,他总能够第一时间赶赴医院。“我的家就住在医院对面,处置紧急情况比较方便。”吴迪口中的紧急情况便是突发的急诊手术。

  2020年2月25日,应急总医院完成了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第一台三级疫情防护下的急诊PCI手术。那次手术的主刀医师,便是吴迪。

  “那天晚上我已经睡着了,突然接到医院来的电话,说有一名病人需要紧急手术。”特殊情况下请示院长后,来不及看时间的吴迪穿上衣服便急匆匆地赶到医院。由于是三级疫情防护下的手术,吴迪把手术时间严格控制在40分钟内。

  时间紧、任务重,戴上防护面罩、穿上防护服,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吴迪和同事经历了与时间的赛跑。

  “手术时,我一边给吴主任擦防护面罩上的水蒸气,一边给他递手术器械。”当时参与手术的导管室护士孙玲说。

  “做完手术后,我的内衣都湿透了,脸上的汗水不停地往下流,实在是太闷了。”吴迪回忆说。

  吴迪还给吉尔吉斯斯坦驻中国大使馆的参赞做过手术。2015年6月,时任吉尔吉斯斯坦参赞因严重心绞痛来煤炭总医院(应急总医院前身)就诊。

  吴迪带领心内介入团队及导管室的同事科学制定手术方案,在造影显示前降支开口处完全慢性闭塞的情况下,历经2个小时紧张手术,为其成功开通重要冠脉,解决了参赞先生的心血管问题。那一次手术后,吉尔吉斯共和国驻华大使馆给该院发来外交公函致谢。吴迪不仅为医院争得了荣誉,还增进了中吉之间的友谊。

在专业领域不断探索——

33 个经典病例背后是33次重生

  1998年11月22日,顶着札幌当年的第一场大雪、操着半生不熟的英语、日语一句也不会的吴迪前往日本北海道大学医学部留学。

  “在日本半年左右的时间,经过培训和努力自学,我基本能用日语简单交流了,攻克语言关是留学需跨过的第一道门槛。”吴迪说。

  在日本留学和工作的那几年,从待遇方面来说,吴迪有许多留在日本的理由,但心系祖国的他在2005年回国了。当时,他的妻子也在日本有稳定的博士后研究工作。面对吴迪回国的选择,妻子毫不犹豫地全力支持。

  从2005年开始担任副主任医师,到2013年担任科主任至今,吴迪带领心血管内科团队在应急总医院硬件条件基本不变的情况下,不断探索前进,各项临床指标一直居全院前列。

  2015年8月的一天,在煤炭总医院心内科病房内,患者田某痊愈出院前对吴迪和其他医生说:“是你们让我获得了重生。”在此之前,田某经历了心脏骤停一个半小时后抢救成功的生死瞬间。事发当晚,刚从青海回京的田某突发剧烈胸痛,被家人送入煤炭总医院急诊科。入院5分钟后,田某出现心脏骤停,失去自主呼吸,生命危在旦夕。急诊科医生会同心内科值班医生一起为田某实施了心肺复苏。经过一个半小时的复苏和生命支持,田某病情得以控制,但意识仍未恢复。得知此事的吴迪火速赶到医院,对患者实施介入治疗。田某当即恢复了意识,在心脏骤停一个半小时后,生命体征逐渐稳定,并在一周抗感染治疗后康复出院。

  多年来,吴迪先后开展了冠脉血管内超声和压力导丝血流储备测定、冠脉旋磨、慢性冠脉闭塞病变逆向开通等国家二类临床新技术研究,目前已广泛应用于临床,填补了医院在这些方面的空白。因在急性心梗急诊介入救治方面的突出表现,2015年,心内科团队获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颁发的“急性冠脉综合征医疗质量铜奖”。

  从业30年,吴迪发表过学术论文40篇,其中SCI论文3篇,出版著作3部,获中国煤炭工业科学技术二等奖1项、三等奖2项。

  2020年12月,由吴迪及其团队编撰的《应急总医院心血管急危重症病例精解》一书,由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出版。该书共16万字,图文并茂,选取的33个经典病例均为应急总医院心血管内科近年来成功救治的复杂高危病例。

  吴迪的微信朋友圈里记录的几乎全是关于工作的内容,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作为医生,救人永远摆在第一位。”


  记者手记

不喝水已成为习惯

  采访的当日上午,吴迪没有喝过一口水。一旁的同事问:“查房的时候你不喝水,现在接受采访你怎么也不喝一口水?”

  吴迪说:“我都习惯了,做手术的时候哪里有时间喝水。”

  采访结束后,吴迪领着记者来到他的办公室。正逢病房装修改建的临时办公室内杂乱无章,狭小的办公桌上放着一盒盒饭。“吃完盒饭后还得干活,患者的病例还得讨论,课题也得研究,还要准备明天的手术。”吴迪说。

  忙,是吴迪工作中的常态。但是再忙,他也不会忘记救人永远是第一位的。

  • 标签: